<button id="3l9no"><acronym id="3l9no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1. <span id="3l9no"></span>

    2. <span id="3l9no"></span>
      <dd id="3l9no"></dd>

        2024-03-09 農歷甲辰年 正月廿九
        不包容是腫瘤幫兇

        上海中醫藥大學(xué)教授 何裕民

        隨著(zhù)醫學(xué)的發(fā)展,許多臨床醫生希望用“一劍封喉”的方式,借助某個(gè)靶點(diǎn)來(lái)解決所有癌癥問(wèn)題,且有時(shí)的確在短期內有效。但如果患癌的“土壤”不改善,又不規避不良生活習慣,患者難免陷入“春風(fēng)吹又生”的境地,出現病情反復、腫瘤轉移等。

        2007年,常州的朱女士(化名)因左側胸部時(shí)感刺痛,醫生檢查發(fā)現乳腺有腫塊,且不能活動(dòng),讓她馬上住院。等各項檢查做下來(lái),醫生說(shuō):“這是惡性腫瘤,不僅要開(kāi)刀,還要切除乳房?!?/p>

        對朱女士而言,這無(wú)疑是晴天霹靂。在她心中,癌癥就是不治之癥。最終她接受了手術(shù)。在住院的這段時(shí)間,朱女士反復回憶過(guò)去的五六年時(shí)光,回想起和公婆的爭吵、和兄弟姐妹的爭執、對老公的怨恨、對孩子的不甘,以及對生活里的一切看不順眼……這些和她患癌究竟有沒(méi)有關(guān)系?

        手術(shù)之后,醫生告訴朱女士:“兩個(gè)指標陰性,一個(gè)指標陽(yáng)性,后續要化療加靶向藥?!碑敃r(shí)那種靶向藥還沒(méi)有入醫保,價(jià)格高昂,并不是朱女士所能承受的價(jià)格。再三考慮,她還是選擇做了化療和靶向治療。第一個(gè)療程剛結束,靶向藥的副反應就來(lái)了——嘔吐嚴重,吃東西吐東西,喝水吐水;小腹劇烈疼痛,醫生給她用了各種止痛針,都沒(méi)用;白細胞降到了700多(正常值為4000~1萬(wàn)),打了30多針升白針,還是沒(méi)用;食欲差,多天沒(méi)吃東西……朱女士一度想要放棄,后來(lái)找到了筆者,覺(jué)得“實(shí)在不行了,找中醫試試吧”。

        “你雖然是兩陰一陽(yáng),但也是小癌,不算大病,中醫調理調理就好了,不要有壓力,心情好才是第一良藥?!边@是初次看診時(shí)我對她說(shuō)的話(huà)。

        筆者分析認為,朱女士的發(fā)病和人們很早以前就提出的兩個(gè)癌癥理論有關(guān),即“土壤說(shuō)”和“二次打擊說(shuō)”。

        所謂“土壤說(shuō)”,是指某些基因就像適宜癌生長(cháng)的“土壤”。朱女士的兄弟姐妹都有患癌史,她得癌確實(shí)與基因有關(guān)。但土壤只是適宜生長(cháng)的條件,不是說(shuō)有了某基因,就一定會(huì )發(fā)生病變;改變生活方式、進(jìn)行合理治療等,都有“改善土壤”之功。

        “二次打擊說(shuō)”,指的是有了適宜土壤,再經(jīng)歷二次甚至多次“打擊”,即可觸發(fā)癌變。朱女士就比較典型。她容易有挫敗感,常生氣、大怒,因各種瑣事誘發(fā)強烈情緒反應等,都是典型的“二次打擊”。這樣經(jīng)歷兩三年,甚至四五年,終于積累成病。

        后來(lái),筆者每次去常州巡診,朱女士都會(huì )來(lái)就診,從3個(gè)月一次復查,到半年一次,最后一年一次,病情一直穩定。2012年夏天,她突然摸到左胸壁上有個(gè)2厘米的硬塊,檢查也不能確診是什么東西,便想著(zhù)是不是轉移了。我給她開(kāi)了湯藥以及一些外敷藥。2個(gè)月后腫塊就消失了。2023年1月,朱女士又做了一次較為系統的檢查,所有的指標及影像學(xué)檢查都很好。這無(wú)疑表明,朱女士康復已逾10年了。

        筆者一直認為,癌不是一種病,只是一個(gè)概稱(chēng),一類(lèi)病癥的籠統稱(chēng)謂。我們強調的是改善“土壤”、規避多次打擊,這是共性對策,也是中醫學(xué)糾偏以及生活方式改善的意義所在?!?/p>

        国产免费人成在线看视频_欧美老妇交乱视频在线观看_亚洲欧洲久久一区二区av_亚洲国产无线乱码在线观看